1. <pre id="oqypk"><del id="oqypk"><xmp id="oqypk"></xmp></del></pre>
      1. <track id="oqypk"></track>
        <p id="oqypk"><strong id="oqypk"><xmp id="oqypk"></xmp></strong></p>
        1. 中國訪談網 中國經濟報刊協會
          滾動新聞
          0

          散文丨梁瑞郴:津市記憶
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3-06-22 09:36:11 來源:中國訪談網 責任編輯:張國軍 閱讀量:
          津市記憶 津市記憶文/梁瑞郴即便是一驚一乍,大呼小叫,他也無法聽見,這個做粉的劉姓聾子及其后繼者,在近百年變迀的歷史中,為一碗米粉,殫精竭智,硬是將他做成食客的記。

          散文丨梁瑞郴:津市記憶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5f6ecea59be08_副本.jpg

          津市記憶

          文/梁瑞郴

          即便是一驚一乍,大呼小叫,他也無法聽見,這個做粉的劉姓聾子及其后繼者,在近百年變迀的歷史中,為一碗米粉,殫精竭智,硬是將他做成食客的記憶。

          一碗牛肉粉,半部津市史。

          某年,中國作家書畫院筆會在澧縣舉辦,東道主為了讓與會嘉賓一嘗這劉聾子米粉,將早餐改在鄰縣的津市。

          其時,店為陋室,眾聲喧嘩,嗦粉之聲不絕入耳,鍋碗瓢盆齊聲協奏。

          為了讓筆會眾人能夠有容身之座,澧縣一大早便動用多人占據座位。記得當時占據了總店右邊一長溜座位,一應粉面,擺滿長桌,那陣勢,恐怕不是大快朵頤所能形容?

          陜西人王巨才,白描,挾秦風舉箸,揮汗如雨,大戰數十回后,躊躇滿志,于不舍中走出小店,立于店外,久久凝視店牌,嘴中喃喃念道,筆會結束后,一定再來一次!

          如今津市米粉,風行三湘四水,數十年不衰。

          津市人確有杯水生波,尺幅千里之功。他們善于螺螄殼里做道場,撮爾小物中顯機巧。小小一物,他做成極致,區區一品,他鑄為名牌,歷史總將他們定格在津市美好的記憶中。

          那一縷清煙,總裊裊升騰于每一個夏夜,淡淡的,淺淺的,那是入肌之香,直把你送進夢鄉。

          上了年紀的人都記得,那是斑馬牌蚊香獨有的醇香,它是你夏夜不可或缺的伴侶,這種記憶入肌入骨,微熏而清新!

          那一股鮮味,直入口腔,垂涎的甘鮮,久久縈繞于嘴里嘴外,這是提鮮的佳品,催味的顆粒,津市人不會忘記這叫"麥穗"味精。它也曾經統治湖湘的半壁江山,是一輩人久久不能忘懷的餐廚之物。

          津市人的確少了那種橫戈躍馬,黃鐘大呂的做派,但他輕歌曼舞,精致機巧,以滴水穿石之功,將澧陽平原上的一景一物,操持得風物宜人,閑適得度,它在表面的散淡中內蘊嚴謹,它在貌似的松弛中彰顯勁道。

          我們沿著毛里湖畔,在舒緩而閑適的行進中,夏雨洗塵,曼霧列嶂,那些微微起伏的山丘,連綿延展,在湖水的浸染中,青綠而雅致,每一段都是一幅山水的小品,充滿江南山水柔雅之媚,婉約之美。

          在高山大水的湖湘文化中,它的確是開枝散葉,別開生面一脈,它似乎少了血性,沒有大江東去,湘水余波的氣概,但它那種以柔克剛的風致,我以為注入了湖湘文化中另一種力量,另一種審美,使湖湘文化不獨是打硬仗,扎硬寨,敢死磕的鐵血的剛性之美。

          毛里湖是如此的沉靜,一碧如靛,只有夏風的吹拂,夏雨的拍打,它才驚起朵朵浪花,如同天女的灑落,有一種甜甜蜜蜜的味道,我隔著車窗的玻璃,去捕捉那驚起的瞬間,思緒也變得纏纏綿綿,那藝術的長卷在眼前晃動。自然想起湖畔的藝術集群,在神九堰竹篁與綠蔭之間,簇擁著一群操弄藝術的人才,他們雖是4戶,但卻是津市新的時代藝術的范式。我突的想起五四時期的"湖畔詩派",也恰恰是應修人,馮雪峰,潘漠華,汪靜之4人,但他們嶄新的詩風,崇尚自然,清新的追求,無所遮攔的表達,天真爛漫的情趣,正是沖破封建藩籬的號角,是大自然鳥鳴,花開,泉流的協奏,為五四新文化運動,別開詩風。

          當然,神九堰的藝術集群,與湖畔詩派不可同日而語,但在短短的逗留中,我拉長了思緒,在古今的觀照中有所心得,他們復得返自然的生活狀態,不正是一種追求紙醉金迷生活的悖律?他們操制古琴的狀態,一雕一鑿中,不正是中華大匠們精雕細琢的工匠精神?浮躁是社會的病狀,而這里經年累月,為一琴而焚膏繼晷的精神,不正是津市人創建品牌的精神?

          我一直認為,藝術作為文化的一枝,并非單純的審美和實用。任何一地精神的內涵,其外延一定是多方面的,它精神構成的成分元素,一定包含藝術在內的各學派的沉淀與啟迪。

          津市人的內生力量,品格,追求,創造,絕非無本無源,我數次往返于這座澧陽平原的小城,在慢慢的品味,琢磨,思索中,漸漸悟出一點道道。它那些經久不忘的記憶,那些曾經在一輩又一輩人生活中”網紅"般的品牌,它那種反復打磨,一經問世便排山倒海式蔓延四方。我在藥山寺,禪林竹院的參訪中,似乎找到一種"骨灰級"的印象!

          這座千年的古剎,它曾經的輝煌,使這數十里的河道之谷,佛光萬丈,嘯聲遏云,如果說禪宗只是解脫,悟空,我以為是修煉禪宗的表象。

          我一直認為,禪的修為,絕非定于一宗,它的靜是可以續接儒道釋,甚至墨、法。禪定,實則是修煉一種持久,堅韌,持著的內功,從而造就強大的內心力量,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亂。

          我們來藥山竹林禪院時,裊裊的梵音彌漫山林,飄忽不定的夏風,淅淅瀝瀝的夏雨,禪香四散,木魚聲聲。雖然沒有狂風大作,但在風的推擠下,竹林綠浪涌起,他們的搖擺,柔軟而生動,在一伸一展中,表現出恒久抗壓的活力,我想,這是否是禪院永久的活力,也可能是千年禪定積淀的力量,讓津市人有了一種內生的動力,從而鑄成工匠的品質,這種長久的積淀,潤育,一變而為集體的意識,當他滲于血脈中后,無形中又會變成一種文化,而這種文化的沉積,累加,自然成為一種深厚的文化,這種上千年文化的積累,會在歷史的淘洗中,成為一種最堅硬的力量,這種力量,也許可能是津市創新的最有力的支撐!

          u=386415391,3117487021&fm=224&app=112&f=JPEG.jpg

          梁瑞郴,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文學創作一級,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?,F任湖南省散文學會會長,湖南省作協名譽主席。曾任湖南省作協專職副主席、秘書長、毛澤東文學院管理處主任,《文學風》雜志主編。著有報告文學集《一萬個晝與夜》《毛澤東生辰印記》(合作),散文集《霧谷》《秦時水》《華夏英杰》《歐行散記》等。散文《遠逝的歌聲》獲中國作家協會和煤炭部第二屆烏金獎,《霧谷》獲全國副刊優秀作品獎等。

          作者:梁瑞郴
          編輯     華光
          聲明: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中國訪談網”的所有作品,均為Fangtan.org.cn合法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,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,并注明“來源:中國訪談網”。違反上述聲明者,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。
          原創熱榜
          周排行 / 月排行 / 季排行
          中國訪談網 中國經濟報刊協會

          About us 關于我們 權利聲明 商務合作 廣告服務 人才招聘 聯系我們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Fangtan.org.cn所刊載內容之知識產權未經許可,禁止進行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等任何使用。

          Copyright 中國訪談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復制必究

          中國互聯網視聽節目服務自律公約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許可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12377 舉報郵箱:fangtan@fangtan.org.cn

          '); })(); 思思久久精品一本到99热_浪货两个都满足不了你_色男人在线视频乱 视频_欧美AV欧美图片

          1. <pre id="oqypk"><del id="oqypk"><xmp id="oqypk"></xmp></del></pre>
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oqypk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<p id="oqypk"><strong id="oqypk"><xmp id="oqypk"></xmp></strong></p>